KnightMing

我尚年少
才敢与时光
拼个兵荒马乱

via.凛韓

高中,就是一段意外的青春呀

我高考那年,天气很热,但一反常态,没有下雨。

我分在自己的学校里考,踩点的时候甚至惊喜发现,窗外正对着的,是我曾经的1314班。

考试的情景细节想不起,唯有一幕到现在也是清晰的。

最后一场我答完题检查试卷,还剩十分钟结束整场考试。
我发了呆似凝视着粉红色的答题卡,上面填满了一个个整齐的小方块。

由于我考试的座位没有靠窗,几天来却才第一次望向窗外。。教学楼外熟悉不过的杨树迎着阳光熠熠生辉,一浪接一浪的知了声穿彻考场。

抬头看,四周都是在伏案做题的身影。

“原来,这就是高考了呀。”

波澜不惊,甚至平淡得有点出奇,一下就都要考完了。
那一刻,我没有在检查答案,我似乎也没有在关心这张试卷的对错了。

看着窗外,我眼前的却都是这三年的模样。

那年未满17岁。

高一上到高一下,水土不服,经常周期性发烧。

一次次看着温度计的指数突破39,又可以安心地在课桌上睡一会了呢,我想。

月考成绩我名次越来越后,但仍没有多慌,总觉得,我是个病人呢。

从武中校区到宏达校区,成绩起色了一些,也多了个女票。

曾在下雨天撑伞送女友回宿舍,微弱的灯光,淅沥的雨声,我们,与教导主任擦肩而过。

女友的纸条塞满了我新买的一个笔记本,我也习惯了路过她的座位放一支不二家。

女友的饭卡是经常找不到的,而我总是轻轻挪动书架里不听话的书,便轻易将卡在侧面的饭卡捕获。

身体依旧不是很好,记得收到过女友晚自习请假跑出去给我买的尼美舒利。喜欢在一个温暖的午后,路过她的课桌带上她的水杯,到廊道的尽头打一杯热水。那时的感情纯净而又温暖,每一个怀揣两个杯子的人,都有她自己的故事。

现在的饮水处被装上了监控,再也没有当初的快活日子了。

最后一排的回头说话,偷瞄在窗外暗中观察的干事,提前偷跑晚自习的小把戏,违纪单上鲜艳的名字连结成一起,那就是我的高一啊。

可能是觉得我不思进取,也可能是我不够优秀。在高二上的月饼节前一天,女友递给我一张分手的纸条。

挽回无果。突然就想起曾经因为打游戏回她消息被队友埋怨,突然就想起了没在一起时同学们拿我们开的玩笑,突然就想起了好多好多。

月饼节的时候,给她在班里唱了《安静》。我不知道她哭了没有,我,哭了一夜。

过了一月,我和班主任打了一架,班主任是体育老师,我打不过他。

我进了医院,医生说,再狠点视网膜就脱落了。我的眼前布满了重影,可这些重影都是前女友。

进医院前和她刚好在教室门口碰面,重影显示她在向我靠近,而实际上,她灵活地一闪,躲开了我。

后来,她学了美术,离开了班级,去了北京。她走的那天,我追到以前经常送她回宿舍的那条路上。她说,你别过来了,我回来的。

这一别,就到了高三啦。

她走后我幡然醒悟,想要努力,才发现很多同学都是一本阶梯,而我二本都有点勉强。

我默念你要等我,于是奋起学习,开始了人生以来最规律的一段日子。

那些画面在当时临近高考结束的十分钟内一幕幕地闪回。

曾经的我也壮志凌云,跟父母说天津理工是我的目标。

临近高二下,我才发觉自己变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学渣。

高一高二的放纵让我留下太多太多的知识盲点,理科的每道题都像天书难解。

我下课不去串楼层了,从六点开始设闹钟,精确到几点起床,几点出门,几点到学校,为了不浪费时间,所有路上的时间都用背各种科目的理论公式。晚上回宿舍前的时间15分钟,那就在到站点规定自己做完两篇阅读理解。

晚自习放学后也不急着回宿舍,结果呆到快十一点,走的时候还有几个人埋头苦学没有回宿舍的意思。

那时候才深深体会到,我凭什么浪掷了两年多的时间去玩。

一模让我认清了现实,我怎么追赶,仍旧是班上的倒数差生。大家都不是傻子,重点学校多数人的高三,都比之前要努力得多。

都比当时你以为很拼命的你,要努力。

100天不到,我做许多许多的题,每天不跑操的早晨就会赶到教室,偶尔不跑操的时候第一个到教室,后到的学霸会投到来诧异的眼光。

结业时前桌的几件校服都被我戳满了点点圈圈的墨水迹。

高三时在话吧给前女友打的电话里被挂断的声音。

整个高三我都在焦虑和疲乏的心情里抗争,喝咖啡喝到精神萎靡,半夜一个人回想依旧不会的考点,算不出的模拟卷,焦急崩溃得眼眶噙满泪水。

唯一的放松,是周末的活动课。操场上会有许多许多同学在散步跑圈,男同学们抓紧时间在球场投几个篮。

有时候我会去话吧给家里通次电话,有时候我会和发小到处遛弯,发小的成绩已然很好,而我依旧心乱。

我已经忘了,是为了不让爸妈失望而开始拼命学习。还是因为,很想念她。

安静坐在课堂的她真的很好很好看。短短的发梢垂下来会打到她的长睫毛,思考的时候嘴唇会轻轻上翘,咬咬笔盖。脸上的绒毛,在光照下,似乎都会发光。

原来那时候的她,早比我想象的优秀得多。

我看着四周或认识或不认识的每个同学,下午斑驳的阳光从窗子外打进课室,我呆呆的看着。直到监考老师走到我身旁问“检查好了?”,我一个激灵,才又把注意力放回答题卡上。

铃声响交卷,没有懊恼,没有紧张,没有狂喜,没有词语可以形容那一刻的心情。

甚至不想最后偶遇一下在我楼上考试的前女友。

嗯,太平淡了。

老师在讲堂收卷封好,学生们涌着走出教室。

有男生大声讨论着答案,或者相视一笑说着去哪通宵,有女生挽着朋友问晚上唱k的地方订了没,有人丧着脸收拾笔袋,也有人笔都不要了奔着冲出去。

认识的同学拍拍我肩膀问我还坐着干嘛,我起身跟他一起走,却完全没理会到他在说什么。

我感觉眼前的一切都像魔幻现实主义,高考就这样结束了?
高中三年,就这样也结束了吗?

从考场到宿舍的那条路,我一步步挪着。这条走了三年的最讨厌的路,我居然开始怀念起它了。

教学楼里已经没有笑眯眯等着给我讲题的老师们,宿舍的床上高高低低堆叠着的模拟卷、考题书,风吱吱呀呀地把书页吹起又吹落。

我站在校门前,回头看了一眼学校,便头也不回地上车了。

车子直直地往前开去。

密密麻麻的鸣笛声,车流忽而顺畅起来。六月马路边的树枝繁茂,车风走过卷起了叶子。

哗啦哗啦哗啦哗啦哗啦。

我的高中,结束啦。

“有些日子,走了就再没有。而那种走了之后再没有的失落感,以及对当时人和事的感激,如今越来越经常地、确切地、重重地响起。”

高中,就是一段意外的青春呀。

2018.02.05 夜,未完结
武邑中学 1306 1314 1329班 王熙

だけど あなたに今伝えたいんだ

ただ真っすぐに 仆を见つめる

[摄于帝都,大法套头扫街片]

はかなく散ってゆく花

またひとつ過ぎる季節

shot by Canon eos 60d
焦段 50mm
曝光时间 1/60 s
光圈 f1.4
ISO 3200

这样的天花板就十分的好看了